分分快三计划-年会邀请函-今日房产新闻
点击关闭

消费者推出-产品将在2019年于欧洲和中国市场实现同步推出-今日房产新闻

  • 时间:

天智一号在轨试验

高愷霖:在歐洲,PSA佔有率達到17-18%的市場份額,但中國滲透率不夠。曾經,我們也說過要渠道下沉,向五六線城市拓展,但我們的品牌定位還是偏高端化,未來希望能在一到三線市場繼續深耕。同時,下沉市場的競爭對手可能更有價格競爭力,這並不是PSA的優勢。所以重點還是在一到三線市場來。

記者:神龍公司目前的調整和成效如何?

(高愷霖(右)與安鐵成(左)接受媒體視頻專訪)

高愷霖:一個品牌在全球每個市場表現都出色其實很難。2014年之前,PSA在中國很成功,但歐洲表現很糟糕,這一情形如今調換過來,可見全球市場發生很大變化。

Carla Gohin(PSA集團首席科技官):兩款新能源平台以更為靈活、柔性的車型產銷,將成為PSA技術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高端C級車型和D級車型,將依託EMP2平台落地,純電以及插混動力將成為該平台的路線模式,其中插混動力車型將在2019年率先登錄歐洲市場,隨後引入中國;E-CMP平台由PSA與東風集團聯合研發,其將負責純電動B級產品、入門級C級車型的生產工作,產品將在2019年于歐洲和中國市場實現同步推出。

第一,通過雙品牌協同,保持和提高兩個品牌的可見度和覆蓋率,更高效,便捷地服務客戶。

5,如何延展「四化」布局?記者:請介紹一下PSA集團電動化戰略?

目前來看,對於先進、標緻品牌重返賽道,PSA相比過去持有更足信心,而這是基於組織、產品、技術、品牌等維度協同調整后的重要結果。

第二,通過雙品牌協同,採取共用售後車間等舉措降低成本,支撐網點經營改善,持續為客戶提供高品質服務。

安鐵成:「四化」是企業與行業的共識,神龍也在新能源上做了全新布局,今年年底見會推出合資品牌首款電動汽車e-2008,基於E-CMP平台,明年也會陸續推出PHEV和純電動的汽車。未來,神龍所有新車都會有新能源版本,且各個品牌會在市場上扮演不同角色。

高愷霖:我們也以更加理性和柔性的方式改善了電氣化生產,比如同品牌可提供燃油版、混動版、插電混動版車型,這降低了成本投資,同時為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3個品牌(富康(參數|圖片)、標緻和先進)都會推出混動和純電版本產品,很快508L、天逸的電動版就會與消費者見面。

全面體檢之後,結果告訴我們,神龍綜合能力是比較脆弱的。建立一個高效的組織,應對市場變化的高效組織非常必要,神龍公司已經開始行動。

(「先進之家」展廳)4,中國的銷售渠道如何重塑?記者:「渠道下沉」還是合資品牌擴充增量的有效措施嗎?未來的PSA中國的消費者是誰?

中國市場銷售低迷,首先是環境原因,這個市場競爭更為激烈;其次,中國消費者需求、思維變化很快,PSA應對速度不夠快,這包括了概念和車型,但過去十幾個月我們正迎頭趕上,推出了很多車型;最後,經銷商網絡也面臨問題,效率不高。

目前神龍財務指標很健康,「節流」上做了大量工作后,我們看到了很好的效果。未來,很重要的一項工作是實現營銷突破,品牌、渠道、定位、產品上我們也做了準備。神龍公司重回賽道的決心從來沒改變。今年晚些時候,我們會跟大家分享具體的行動計劃。

記者:海外經驗對於中國的借鑒意義有哪些?

7月1日至7月5日,搜狐汽車受邀參觀PSA集團法國總部,在此期間,PSA集團管理委員會主席唐唯實(Carlos Tavares),PSA集團執行副總裁、中國及東南亞區CEO兼神龍汽車有限公司副董事長高愷霖(Carlos Gomes),東風汽車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常委、副總經理兼神龍汽車有限公司董事長安鐵成,先進全球CEO林捷聲(Linda Jackson)、標緻品牌全球CEO安巴托(Jean-Philippe Imparato),以及PSA集團創新研發、新能源汽車、動力總成、賽車運動等多位集團高級副總裁一一出席,與媒體團探討未來汽車產業的轉型趨向,並開誠布公的交流企業對於中國市場的過往遺憾與當下堅守。

記者:法系車以及PSA在中國市場銷量低迷,背後原因是什麼?

記者:為何選此時間點進入中國市場?

L3級智能駕駛之前,PSA將在配件控制上,加大成本的把控工作,以更具性價比能力的個人產品推廣,由此優化出行消費。例如,DS7 Crossback的亮相意味着PSA已具備L2級智能駕駛能力,但基於L3級及更高級別配件成本的提升,PSA認為個人用車或將不會成為產品使用的主要場景。

安鐵成:零售與批發的政策捆綁,這在汽車銷售中較為常見,這帶來很多弊端。第一件事情,神龍將以終端交付為導向,為經銷商減負,而不是壓庫;第二,我們已經和東風、PSA成立了金融公司和融資租賃公司,為渠道提供幫助;第三,產品上市時做好價格管理,精準定位避免促銷,5008、天逸以及508L三款產品的定價,讓價格管理得到了改善。

相比以往,PSA更加註重與中國市場的對話。

產品節奏上,2019年,PSA旗下品牌推出的新產品,均將搭載電氣化車型版本供市場選擇;而至2021年,電動車型數量將擴充至15款;時間截至2025年,PSA集團旗下的每款車型均會提供電動或混動版本,實現100%電氣化覆蓋。

如何加碼電氣化的業態觸角,怎樣重塑「雙品牌協同」的渠道模式,如何重樹法系文化的品牌調性,對於上述疑惑,搜狐汽車精選PSA管理層的七條對話,以解企業在華規劃的未來布局。

唐唯實:這裡有很多機遇,例如在設計汽車上,可以根據中國市場需求,來進行配置、材質、內飾、信息娛樂系統的優化;傳播上,我們有很好的品牌價值和文化可以宣傳,中國消費者沒有得到充分信息來了解我們的品牌文化,中國市場正在下滑,品牌的價值可以支持我們的產品定價;採購上,PSA已經在歐洲實現了優化,在神龍也要不斷改善和推動。

7,如何定義跨國企業?記者:此前PSA一直被詬病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跨國公司,只是一個歐洲本土的公司,那麼PSA的全球化路徑如何走?

安鐵成:東風公司不僅是神龍公司的合作夥伴,也是PSA三大股東之一,東風公司也非常願意把神龍公司把標緻、先進品牌做好,我們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做出了很多具體措施。

(PSA集團管理委員會主席唐唯實Carlos Tavares)

3,PSA如何緩解目前中國市場的財務困局?

安鐵成:車市整體下滑大環境下,汽車品牌將面臨很多挑戰,神龍可能面臨更大挑戰。兩周前,我到河南做了一次市場調研,與標緻、先進十幾家經銷商做出交流,雖然面臨下行壓力,但他們對品牌忠誠度依然很高。

智能駕駛領域,PSA也於今年着手體系化的布建工作,並圍繞兩個路線圖開展後續產品的技術落地。

安鐵成:神龍公司面臨市場壓力和經銷商經營的壓力,目前確實很艱難。未來,股東雙方將致力於把經營恢復到正常的模式,並調整經營管理團隊,現在已經啟動一項3年的行動計劃,包括建立高效的組織機構、調整和及時推出新產品、降成本和提高產品質量上。

唐唯實:電氣化市場的挑戰,中國和歐洲面臨的情況是一樣的,而且歐洲挑戰更大,2020、2025、2030年排放法規更嚴苛。由此,我們要加速技術相關的研發工作,例如新技術認證、動力總成、電池技術認證、技術做到最好;同時,要加強經銷商培訓、優化與顧客的互動,主張產品的舒適、和里程的性能。我們不是為了賣電動車而賣,而是有盈利、可持續、未來可行,確保企業發展可持續。

記者:我們在智能網聯、自動駕駛上有何規劃?

第二,要對品牌進行持續性的投入,從去年下半年,神龍已經對兩個品牌定位進行重新梳理,「先進100年」這是品牌認知度提升的重要活動;

唐唯實:在中國,我們也在增加零部件的業務,這是最近盈利較高的項目,我們還會繼續引入售後業務。

記者:此前來看,PSA在華合資公司效率較低,您對於目前組織架構調整滿意?去年財務表現上,中國市場出現36億元虧損,今年是否會收窄?

第一,要打造專業的團隊,去年雙品牌辦公地點和隊伍已經進行了重新建設;

記者:如何解決目前經銷商虧損問題,多長時間會有改觀?

此外,我們對現有經銷商逐級分析,施行「一店一策」;同時,建立用戶快速的反饋機制,VOC讓客戶聲音實時反饋到品牌,由此改進消費口碑。

(法國標緻博物館)6,PSA如何重塑品牌形象?記者:未來我們何如做好品牌?安鐵成:品牌定位是我們首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必須弄清楚PSA旗下品牌的品牌意義,包括品牌歷史、造型設計、品牌價值等,品牌力提升未來主要有三個因素。

記者:PSA在中國市場的電氣化節奏如何?

唐唯實:集團併購的定位很簡單,是實現最大化盈利,有機遇不會迴避,但要視企業的健康財務情況和定位。

唐唯實:汽車產業中確實要作出很多努力,但最終結果才是對企業效益的考量,機構組織只是提高效率的工具。對於神龍,最重要的事情是能否滿足消費者需要、能否提高現金流、提高市場佔有率。

唐唯實:振興PSA、歐寶的背景和環境,不需要跟合作夥伴達成共識,行動效率很快。而提振中國市場,情況與上述不太一樣,PSA不能單方面決定合資公司的規劃,期間程序較慢;此外,中國市場中,用戶習慣、用戶期待變化很快,在華髮展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速度。

去年,先進雲逸是第一個在中國推出的智能網聯繫統,深受用戶喜愛;標緻新推出的508L車型,「L」就是專門為中國用戶研發設計;同時,未來產品規劃上,我們也做了豐富安排,例如每年都推出全新車型產品,E-CMP平台電動車產品也箭在弦上。

高愷霖:定價對於品牌盈利、經銷商盈利也非常重要。定價策略低,相比競品將會影響我們的產品印象;但定價策略過高,這也是對消費者的「不尊重」,消費者也不會認可。過去,股東雙方對終端定價確有分歧,但去年已經達成共識,目前定價策略處在合資品牌的價格中流。

但我們不急於求成,這是對未來的投資。當世界各大洲都有我們的品牌,PSA就會成為真正的全球企業。但是,PSA並不是為了全球化而全球化,我們不能分散資源,規模是目的之一,但本質是要讓消費者滿意、並且具備盈利性。

記者:DS在中國市場未來有哪些具體規劃?

記者:中國市場新的盈利增長點有哪些?

記者:目前PSA在中國經銷商的整體狀況是怎樣的?未來改善經銷商網絡的具體計劃是什麼?

亞洲業務,我們正考慮給予合資公司足夠自主權以更快反應,PSA角色是否以遠程宏觀調控為主,我們要找到平衡點。如果在當地市場是盈利的,我們就實現了成功。

記者:我們在出行領域如何布局?唐唯實:在出行方面建立了專門的業務單元,推出了Free2Move品牌,目前在巴黎、馬德里、武漢、深圳都推出了出行服務。我們在武漢的業務叫「Free2Move 易微享」我們布局時要注重質量,出行服務要想實現盈利,要依據當地政策、使用效率,找到城市適合的運營模式。

Carla Gohin:車聯網領域,PSA與華為展開物聯網(IoT)平台的技術合作,來為網聯車輛構建CVMP平台,DS7(參數|圖片) Crossback是基於該平台打造的第一款車輛,未來新服務還將延展至汽車遠程診斷、OTA無線軟件更新等領域。C-V2X上,PSA也正對5G技術做以產品落地,未來將在無錫開展相應產品能力的驗證工作。

高愷霖:國內汽車市場下滑,讓汽車銷售網絡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神龍公司為支持網絡渠道應對挑戰,改善經營,提升健康度和活力,更好地為東風先進、東風標緻雙品牌保有客戶、潛在客戶提供服務,將在有已布局部分雙品牌網點基礎上,進一步推進「雙品牌協同」的渠道模式。

高愷霖:我們對中國市場了解還是不夠,未來我們會提高市場調研的投資,確保每個新產品都滿足消費者期待;同時,上海研發中心要迅速回應中國消費者期待,新品要考慮生命周期因素;此外,針對市場和消費期待,要開發更具地域性的技術和產品;我們也在重組在中國的工作,加快本土人才利用,並和東風一起重塑品牌形象。

第三,未來品牌傳播要注重精準和創新。

記者:神龍汽車未來如何針對中國市場進行調整?

記者:加盟PSA后,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曾兩度對企業成績實現扭轉,一是2014年PSA業績實現扭虧為贏,二是收購歐寶后對該品牌實現扭虧為贏。挽救中國市場品牌銷量的下滑,是否是您職業生涯的第三個關鍵節點?

其二,從L3級開始,PSA將側重共享出行場景下的智能駕駛研發工作。在技術成本尚未攤薄的情況下,基於自動駕駛成本和消費者購買的因素,隨着L4級和L5級駕駛能力的攻堅落地,PSA認為在共享出行場景下,自動駕駛才將得以充分的發揮技術能力。其中,PSA集團在2016年第六大品牌「Free2move」的推出,將成為未來出行方案的重要補充渠道。

唐唯實:目前,PSA盈利重點在於歐洲市場,我們要利用歐洲的良好形式,幫助集團走向全球,包括標緻重回美國、歐寶重回俄羅斯、先進重回印度,目前正在準備投放第一批產品。

記者:集團財務和盈利標準是否限制了中國市場的改革?

高愷霖:PSA在中國並不是因為「法國品牌」業績才不盡人意,PSA的品牌文化是一個優勢。

唐唯實:建立一個豪華品牌要30年。目前,DS在法國、歐洲地區實現了細分市場的領先性。DS要在歐洲足夠強大,才可以在中國實現更為容易的品牌落地,中國消費者往往傾向於站穩地位的高端或奢侈品牌。

(PSA發展大事件一覽)1,造成PSA在華銷量下滑的原因是什麼?

安鐵成:神龍公司目前問題是多方面的,新管理團隊認識到了自身問題。神龍從1個品牌變成2個品牌,擴充到16個車型、4個工廠,規模增長很快,但內部管理體系能力並沒跟上,比如供應商、經銷商體系建設,內部降成本和預算管理等。

第三,雙品牌協同之後,終端網點的外部和展廳內部,仍然會保持各自獨特的品牌調性和形象,並強化品牌文化氛圍,為客戶提供良好體驗。

PSA集團管理層大規模參与中國媒體訪問,這並不是第一次。不久前的上海車展,唐唯實也曾率隊,在多場訪談中,再三重申中國市場對於跨國企業的戰略意義,希望通過對集團規劃的相應傳遞,由此提振中國市場的銷售業績。

2,PSA如何進一步落實本土化運作?

神龍非常重視合作夥伴關係,會從培訓、融資、輔導提供很多幫助,同時也調整管理和考核政策,以此適應競爭需要。例如,目前雙品牌庫存總量和結構在整個行業中表現較好,健康度和活力的提升也是重中之重。

記者:之前您表露了一些併購其他企業的想法,那麼目前是有相應計劃?

今日关键词:孕妇生娃自剪脐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