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通光电早在2017年就参与云南联通混改项目试点-龙女傲情-南川新闻
点击关闭

云南业务-亨通光电早在2017年就参与云南联通混改项目试点-南川新闻

  • 时间:

电竞人才需200万

而亨通光電董事長錢建林也強調,亨通光電與運營商合作這麼多年,也多多少少看到一些機會。 「我們本來就向聯通供應光纜等設備」錢建林說,「我們運營后,會採取市場化運作,核心骨幹員工都可以在運營公司持股,就相當於大家都在給自己幹活。」錢建林表示,某個區域營業收入達到經營目標時,通過給員工相應獎勵,提升大家的積極性。

根據投資要求,合作協議約定合作方在2019年至2021年內,按區域劃分向16個州市提供30.88億元的首期資金,就合作方接入網資產的設計、採購、建設及開通進行投資。其中,訊通聯盈首期要向負責昆明、迪慶和臨滄投資資金為10.69億元。此外,訊通聯盈首期還需要投入創新業務資金為2.77億元。

「做企業要放在做事業的長期角度,產業鏈發展高度,不是只關注眼前得失。亨通光電介入運營,就意味着我們拓展了新戰略空間。」錢建林表示,「只要大家齊心協力,產業勢能、市場動能、內部潛能都被激發出來,網絡通信前景就可期待。」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e公司官微。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改革紅利不僅在提升效率,更重要的是創新商業模式」,熊昱舉例說:「微信和短訊的區別是,短訊是工具,微信提供了一種服務。現在運營商提供的產品就像是水,是剛需產品不值錢。要創新業務就要把水變成果汁、變成紅茶、變成『茅台(600519)』,要更加開放的去和賣『茅台』的人去合作,用更激進的合作策略開放資源,相對來說運營商沒有精力去做細分市場和延展服務,雲南是開放的試驗田。」

運營的挑戰熊昱表示,目前已經派駐新的管理層去逐步接手三個州市的業務,現在正在做業務梳理、推進內部思想觀念的轉變、流程優化設計,已經與聯通公司開始逐步交接,劃分業務界面。正式接管還需要簽署正式運營協議。

根據雙方簽署合作協議安排,各州市運營公司需要按照相關《州市協議》約定的年度利潤標的對其所在州市的經營利潤負責,低於目標利潤需要補足。此外,各州市運營公司需負責雲南聯通相關州市分支機構90%的人員轉隸。

此後在2018年5月,雙方開始第二期合作,完成大理、玉溪、文山三個地州的合作簽約。直到今年5月,亨通光電再次「擴大戰果」。亨通光電大股東亨通集團表示,這是「雙方致力於奮戰5G做出的重大抉擇與戰略布局」。

熊昱解釋說,根據與雲南聯通簽署協議,對運營公司要求逐漸減損,有幾年時間來實現扭虧為贏,運營方有信心實現逐步扭虧。運營商最大成本是固定資產折舊攤銷的成本,人員成本並不大,當前優先保證人員隊伍穩定,未來逐步建立優勝劣汰的市場化機制。

「我們已經派駐了管理層在逐步交接業務,目前主要工作是聯通劃分業務界面。」亞錦科技聯合體負責人熊昱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熊昱認為雲南聯通混改的意義相當於在電信成立「特區」,在產權制度改革上效仿改革開放出初期安徽小崗村推出的聯產承包責任制。作為電信行業資深人士,他認為民營企業參与混改作用不僅僅提升效率,可以有多種途徑發揮運營商的價值。

「我們的方向是向信息服務領域去延展,簡單的比如銷售手機、提供更多樣的SP業務,還有一些計劃現階段還不方便透露。運營商B2B和B2C的產品服務很多是社會各界在提供,運營商自己並沒有去整合,調用的層次也很低。我們主要的思路是更好的運營用戶,幾乎所有人都是運營商的用戶,用戶可以喝我的水,也可以喝我的紅茶和白酒。」熊昱稱。

亨通光電董事長錢建林向記者表示,亨通光電作為國內知名的光通信企業,一直是中國聯通通信業務的優秀供應商。過去的幾年裡,雙方的合作進一步深化,今年5月10日,在雄安5G創新發展合作大會上,中國聯通與亨通光電共同承建的「京雄量子加密通信幹線」宣布全線貫通,雙方還共同揭牌成立「量子加密通信聯合實驗室」。

雲南聯通混改進入實際操作階段。5月17日,中國聯通(600050)公布了三家民營合作方簽署合作協議,亨通光電(600487)、中電興發、亞錦科技三家民營合作方已經逐步開始接手。

鵬博士方面則認為,在國家「提速降費」的大環境下,雲南聯通作為「全省、全域」的改革先鋒,必將落實國內漫遊全面取消和攜號轉網政策的實施,為固移捆綁套餐的銷售提高了廣度和深度,此舉有利於公司寬帶業務的保有和拓展,同時移動產品結合商業端、個人端,推出多元化、定製化的產品,開拓公司全新業務空間。公司在雲南有一支高效精幹的營銷運維隊伍,通過混改可提高雲南網絡資源與人員的使用效率,探索將移動終端、寬帶、固話、IPTV等多種業務融合,以組合方式提供服務的新業務模式。

這次改革「可比小崗村」5月17日,亨通光電、中電興發、亞錦科技三家民營合作方聯合體與雲南聯通共同簽署了「雙百行動」綜合改革合作協議,內容涉及雲南聯通接入網資產建設投資、設立雲南省級運營公司和創新業務平台、雲南聯通委託承包運營合作等方面。

2017年9月,亨通光電與雲南聯開始第一期合作,完成紅河、怒江兩個地州的合作簽約。亨通光電當時發佈的公告顯示,雙方按照「投資網絡建設、共享增量收益」的模式進行合作,負責新增無線基站控制器、移動基站等相關設備,並享有投資建設項目的資產所有權。項目簽約后次月即正式開工,目前已順利進入運營期。

他認為,預計雲南混改合作就像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一樣,民營企業如果做得好,會是雙贏,聯通沒有理由不再續約,再者,在未來15年之後,民營合作方也可以孵化很多新的業務出來,不會擔心投資打水漂。

他認為,當前運營商之間的競爭是品牌之爭,產品大多是同質化的,而民營企業進入之後,未來運營商之間會成為產品品類之爭,當大家都擁有管道,民營企業提供的產品可以更靈活、高效。

四方將分別聯合成立省級公司,亨通光電、亞錦科技、中電興發、中國聯通及員工持股平台持股比例分別為29.756%、29.425%、25.819%、5%、10%。三家民營企業「瓜分」承包了雲南16州市聯通經營業務。其中亨通光電經營業務覆蓋8個州市,占雲南全省16個州市的「半壁江山」,首期投入資金10.81億元。亞錦科技與鵬博士(600804)組成的聯合體,獲得了昆明、迪慶、臨滄三市運營權。

錢建林同時向記者表示,2017年9月雙方的第一期合作,經歷建設期和調整網絡后,如今初見成效,「經營狀況有明顯改善。」

熊昱表示,會根據產業鏈的成熟程度、市場的需要、運營公司的業務進展結合起來考慮網絡投資規劃。

除了華通譽球,亨通光電也在兩年前率先「吃螃蟹」。

「從3G、4G到未來5G消費者信息消費都是旺盛的,各行各業的數字化需求也非常旺盛,如果運營效率更高,電信運營商改革體制的紅利是一定存在的。」熊昱認為,三大運營商像三家龐大的恐龍,不僅缺少靈活性,還有很多業務無法開展,而民營企業在運營成本、反應速度、業務權限方面都有優勢。

此次項目合作約定為10年,合作期滿后,如合作方未出現違約,協議自動延期五年。合作期屆滿后,雲南聯通與各合作方協商決定是否繼續合作。這樣的合作年限制度是否對民營企業投資動力產生影響?5G網絡帶來之後,民營企業投資動力如何?

三家民企摩拳擦掌儘管中國聯通在雲南多年未能扭轉虧損局面,熊昱仍然堅信,民營企業能在雲南存在很大空間。

早在2017年,亨通光電憑藉「投資+建設+運營」整體優勢,參与了中國聯通雲南省分公司的混改項目試點,先後涉及紅河、大理等5個地州通信基礎設施的投資建設,建成4G基站突破三千,通信光網超萬公里,4G網絡覆蓋區域人口的78%。

從1991年開始,熊昱已經在電信行業工作20餘年。在他看來,中國聯通作為一家國企,存在很多國企體制固有的問題,比如運營效率低、監管成本高,大鍋飯打不破等問題。雲南聯通幾年來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依靠內部改革不能解決問題。

作為電信「特區」中率先「吃螃蟹」的民企,亨通光電早在2017年就參与雲南聯通混改項目試點。董事長錢建林向證券時報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與雲南聯通的第一期合作,如今已經初見成效,「經營狀況有明顯改善。」

民企兩年前「嘗鮮」雲南聯通混改在2016年底已經開始施行。2017年3月,雲南聯通與華通譽球簽署了承包協議。2017年,華通譽球與雲南保山市聯通管理團隊成立了「保山譽聯」公司,保山市聯通員工脫離了國企體制。此後,雲南聯通改革範圍擴大到11個州市。

這意味着民營企業需要承擔部分利潤風險,同時人員轉錄也可能存在成本問題。

「華通譽球已經提前參与混改了兩年,這次競標他們還願意參与進來,說明民營企業在這裡是看到了機會的,聯通的員工願意出資參与,說明員工也看好混改的方向。」熊昱表示。

空間具體在哪裡?他表示,首先是管理結構簡化,解決大鍋飯的問題,提升人員運營效率。市場化的激勵措施改進效率;其次,還可以通過技術創新降低運營成本,比如對運營商網絡白盒化,引入新技術。

為推進混改項目落地,今年4月,亞錦科技與鵬博士以及另外三家公司成立了訊通聯盈,註冊資本15億元人民幣。曾擔任中國聯通副總裁的熊昱加盟訊通聯盈,負責聯合體在雲南聯通混改事務。

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他認為此次雲南聯通混改意義非凡:「基礎電信業幾十年來首次承包給民企運營,意義可比改革開放初期安徽小崗村推行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基礎電信業的改革容易涉及資產流失的問題,雲南聯通混改在保證產權的基礎上引入民營企業承包經營,是確保在政府監管的情況下,最大限度的市場化,是非常大的跨越。」

今日关键词:新城控股连续跌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