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目中2019年最惨的“网红”产品、公司或者企业有哪些-乌兰察布新闻
点击关闭

汽车理由-(你心目中2019年最惨的“网红”产品、公司或者企业有哪些-乌兰察布新闻

  • 时间:

上海迪士尼暂关闭

但2019年,羅永浩並沒有時來運轉。1月末,有消息傳出鎚科員工被要求改簽勞動合同到位元組跳動。

一线生机,总在困难中。

2019年11月18日,龐青年一手打造的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正式完成破產程序,宣告破產。

何止他們,還有依舊拖欠供應商80多萬貨款的網紅煎餅店黃太吉,涉及退費金額上億元的韋博英語和浩沙健身,上市不成,估值腰斬,遊走在懸崖邊緣的共享辦公巨頭Wework.....

如果你還記得的話,2019年初,有條在微博熱搜上整整停留了一周的新聞,在資本寒冬里顯得格格不入:美國電子煙公司JUUL決定向1500名員工發放20億美元年終獎,人均130萬美元。

10最魔性的網紅公司:龐青年騙局終戳破最慘理由:把大胆留給自己,把慘留給別人。

帶着資金鏈緊張、供應商討債、資金被凍結的負面消息,鎚子科技迎來了自己的2019年。

唐軍一度誇下海口:我們2019年的目標是鋪設30萬台!2020年是50萬台!整個五年內的時間是100萬台!

4最「意外之死」的網紅公司:

文/金错刀频道  张一弛

轉租。7惹毛用戶的網紅公司:淘集集粗暴獲客最慘理由:利用貨款粗暴拉新,一夜巨虧16億

上線5天,就被關店,JUUL最終敗走中國。

5最讓人惋惜的網紅公司:鎚子科技垂死掙扎最慘理由:錘科垂死掙扎,創始人「賣藝」還債

2019年10月,天氣已經展現出入冬的寒冷,但大批的供應商依舊圍堵在淘集集的總部樓下要欠款,情緒激動者甚至以死相逼,他們已經被淘集集拖欠了上百億的欠款。

更殘酷的是,鋪天蓋地的山寨店正在慢慢地蠶食着新生品牌的壽命:

數據顯示,截至12月6日,2019年關閉公司達到327家,跟2018年倒閉的458家相比,雖然從數量上看少了131家,但是卻有更多知名創業公司倒下。

在繳夠了半年時間的智商稅後,到了2019年,關店成為了他們無法逃脫的命運。

8投資人最恨的網紅公司:呆蘿蔔野蠻擴張最慘理由:生鮮電商,還要再坑慘多少人?

不僅價格貴,味道也惹怒了用戶,用八個字概括就是:名不副實,極其難吃。

在關鍵的採購部,滯銷品金額近乎三千萬;

「是不是從這裏跳下去就行!行的話我現在就跳下去!你說話到底能不能行,不能行就把你們負責人叫過來!」

2018年4月,當鹿角巷在深圳開出的第一家店時,從店鋪門口蜿蜒而出的隊伍長度是同一條街上喜茶隊伍的兩倍。

但被紅包給騙來的用戶發現,從質量到售後,淘集集做的奇差無比。

在熊貓直播正式對外公測那天,王思聰還自己做起了主播,場面一度讓服務器崩潰,王思聰的解決辦法也很王思聰——抽66台iphone 6s給觀眾道歉。 除了自己當主播,王思聰那些圈中好友能來撐場的全來了,陳赫、楊穎、鹿晗、林俊傑、林更新,哪個名字背後不帶着百萬粉絲?

外包人員的引入,存在洗投資人錢的嫌疑...」

9最大起大落的網紅公司:JUUL敗退中國最慘理由:出師未捷身先死,電子煙在中國不好使。

在這之前,呆蘿蔔的裁員的手段很冷厲,從向被裁員工下發通知,到辦理離職手續,交接辦公用具,不到30分鐘,立馬發離職證明走人,沒有任何賠償。

「在長達22個月的時間內,熊貓直播沒有任何外部的資金注入,管理層尋找了至少5個潛在的投資方和多種方案,遺憾的是最終沒有解決掉資金的缺口。」

呆蘿蔔曾雄心勃勃地宣稱,未來要在全國50座城市開設10000家門店,服務2000萬中國家庭。

僅僅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月活數據就從九十多萬翻翻到1132萬,整整翻了十倍,圈到了1.3億的用戶。

2019年,陣亡的企業太多太多。

目前鹿角巷正版店有145家,而山寨店早就超過了7000家。

用戶和投資人恨得不止有淘集集,還有曾經被認為是「有望成為估值超10億美元的獨角獸」的生鮮平台呆蘿蔔。

不過更難以置信的是居然有人買單,不僅圈錢50億,甚至畫出了高達400多億元的投資大餅,屢屢成為各地政府的座上賓。

泡麵英雄,張馨予代言,2700萬的融資,開店50家; 宜百味泡麵食堂,一年開店超過500家;光是以「泡麵小食堂」為名註冊的官方賬號就有453個,開店不計其數。

運營商砸錢買產品,大規模投放,以獲得巨大的流量,卻找不到清晰的變現模式。

如果我們100萬台全部鋪設下去,並且運營起來以後,每天的收入是會超過1.5億,一年的收入是會超過500億!

在大眾點評上搜索「鹿角巷」,北京能搜到95家,但事實是,只有三里屯一家經過官方承認,也就是說剩下94家,全是假的。

身為鎚子科技的靈魂人物,羅永浩的2019年過得可以說是糟糕透頂。

呆蘿蔔的門店幾乎沒有盈利能力,全靠總部的營業額提成分紅支撐。同時還要補貼供應鏈,每個月超過1000萬單。

最後一個最慘,我們頒給了龐青年,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他的青年汽車貢獻了2019年最可笑的騙局——「加水就能跑1000公里」的水氫燃料車,把外人忽悠的實在太慘。

但事實上,生鮮電商是一個「看上去很美,做起來很難」的生意。

三年的時間里,青年汽車至少已經有5次被申請破產,共有102份法律訴訟,38份開庭公告,22份法院公告,31份失信信息,7次成為被執行人,1次被司法拍賣。

淘集集的獲客方式及其野蠻,在淘集集上註冊的用戶,每次為淘集集拉一個人頭,就能得到一筆傭金,而且這個人在平台上的每一筆消費,你都能賺到錢,並且是現金補貼!

流量是獲得了,然後呢?互聯網思維講究的極致用戶體驗,途歌卻是陷入了「無底線地滿足用戶體驗」的魔咒里,比如用戶可以不受限制取還車,造成了非常高的運維成本,幾乎不可能盈利。

不僅沒有盈利能力,內部管理一團糟。內部員工爆料,

跟其他「野生」的網紅企業不同,2015年,熊貓直播在王思聰的微博中誕生,生下來就擁有了電競行業、娛樂行業強悍的人脈和影響力。

2019年初,在途歌辦公室里引爆了今年第一家網紅企業的暴雷。

熊貓直播首席運營官 COO 張菊元發佈了一段文字:

滿分的服務加上滿分的味道,才能夠得到滿分的價格。這家網紅企業的倒掉,一定是必然。

彼時,媒體把途歌的出現形容成一場顛覆級的巨變,「1.5元就能開寶馬」、「租車公司要哭慘了!」

2019年4月,小黃狗因資金凍結無法正常為員工發薪,4000多名員工被逼離職,也最終導致團貸網的資金鏈斷裂。

但無論如何,鎚子科技可能是國產手機廠商當中最特立獨行的存在。

2019年大環境不好,但別總抱怨大環境。

6被山寨拖垮的網紅公司:鹿角巷艱難打假最慘理由:中國網紅奶茶店的殘酷死法。

「老闆在用人上任人為親,核心的人物都是自己的人,沒有引入職業經理人;

各種有關電子煙致死和誘導青少年的指控,像雪片般向這個行業襲來。2019年11月1日,監管部門表態而引發了電子煙行業的大地震:

負債16億,拖欠了供應商百億欠款的淘集集,正式宣告死亡。

2019年12月9日,淘集集稱將進行破產清算或破產重組,並稱:「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條微博。"

這些「海外網紅款泡麵」毫無渠道壁壘,通過淘寶也基本可以淘到。農心海鮮魷魚面,淘寶上一袋5.68就可以買到,在泡麵館里就漲到16元,價格一下翻了3倍!

公司的瀕臨崩潰,供應商和員工的圍追堵截,媒體的推波助瀾,給微商站台被譏諷,自己還上了失信名單。

3最「短命」的網紅公司:小黃狗痛失風口最慘理由:踩着最熱的風口,爆着最猛的雷。

垃圾分類,2019年最熱的風口之一;小黃狗,垃圾回收領域最明星的企業之一。

汽車圈網紅龐青年,成為了今年最膽大的「老賴」。 結 語:

(你心目中2019年最慘的「網紅」產品、公司或者企業有哪些,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具體落實到三點:一是清理線上電子煙銷售平台,二是網上禁售電子煙產品,三是禁止互聯網電子煙廣告。總而言之,就是要在線上徹底禁售電子煙。

從0到380億美元估值,這家公司用了3年;從380億美元縮水至164億美元,它只用了1年。

2月份開始,錘科天貓官方旗艦店商品全部下架。雖然鎚子堅果Pro3在正式發佈,但這款手機本身功能沒亮點、價格沒優勢、銷量也平平。

為了營造獨一無二的網紅感,鹿角巷定下三大規矩:不能選糖度冰度,不能選杯型,每人限購2杯。

早在2014年,龐青年在騰訊汽車論壇上撂下狠話:「我們想在3-5年就把傳統汽車踢掉!」

如果你留意,這裏反覆出現的詞語有:被迫、無奈、 遺憾和極盡努力。

看似天時地利的創業項目,依舊沒撐過2019。

1最「狼狽」的網紅公司:途歌跌落神壇最慘理由:用戶以死相逼,創始人不敢露面。

吐槽最多的就是衛生紙,寄來的跟手指一般粗,明目張胆的騙人。

2017年8月,青年汽車就發佈了「全球首輛水氫燃料汽車」。龐青年在當時宣稱: 不加油,不充電,只加水,續航里程就能超過500公里,轎車可達1000公里的驚人表現。

這家店門口也貼着一張紙,霸氣的宣誓着誰才是中國最火奶茶店——預計等候時間5個小時。

這家叫做Juul的公司,就是無數在電子煙的風口裡撞得頭破血流的代表。

在去年八月份,淘集集的標籤曾是干翻拼多多的電商公司。

2016年6月,呆蘿蔔的第一家門店在合肥開業。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金錯刀。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但火爆的有多快,差評爆發的就有多快。

短短兩年內,途歌開闢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等一線城市市場,可以說是共享汽車的龍頭。

2017年,團貸網創始人唐軍宣布進軍科技,成立小黃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主要業務是以有償方式回收市民的生活垃圾,提高再生資源利用。

但廢品回收這個古老的行業,並不是加個互聯網就能做好的,必須搞定回收-物流清運-集中處理三個階段,小黃狗只做了個回收,沒有任何優勢,更看不到任何盈利模式。 於是,做着「1萬個社區,150億估值,500億收入」的大夢的小黃狗,等到了最差的結果: 小黃狗的營收為零,2018年前三季度累計虧損608.96萬元。

通告稱要防止未成年人通過互聯網購買並吸食電子煙,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

因為途歌始終無法給出關於退押的準確說法,這裏聚集了供應商和客戶不下百人,管理層不敢露面,一位激動的用戶激動之下跳上辦公桌。

選擇價格最貴為68元的泡麵,配上15元的配菜,在泡麵食堂吃一碗面的價格就已經飆83元。

口碑暴雷之後,淘集集賴以生存的紅包玩法,被大量參与者爆出「根本無法提現」,構成欺詐;利用用戶的付款,商家的貨款,拿來投放拉新用戶,更像是空手套白狼,對市場規律毫無敬畏感。

電子煙行業的神話,沒逃過出道即顛覆的宿命。

2019年7月18日,在深圳的首家鹿角巷終於撐不下去,拆掉了logo,門口貼着醒目的貼上了兩個大字:

2019年11月28日,燒光6個億的呆蘿蔔宣布資金鏈斷裂,關閉杭州中心。

故事的結局,途歌還是倒在了資金鏈斷裂上。

網紅到底意味着什麼? 2019年,有多少人看不起網紅,就有多少人做夢都想當網紅。 這十大最慘「網紅」公司,曾經個個是人生贏家,兩個月圈到1.3億的用戶、半年拿到了3000萬融資、一年在全國鋪設了500家店... 但前幾年靠運氣賺的錢,在2019年卻憑本事全虧光了:有人一夜巨虧16個億,有人背上了年度最大騙局。 有明星企業50億帝國瞬間崩塌,就有創始人自首入獄。 曾經一夜爆火的榜樣,到底打了多少「聰明人」的臉?

熊貓直播內憂外患,咬着牙承擔了主播們的天價簽約費,卻面臨主播大量流失;砸錢買着流量,卻扛不住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對直播平台的巨大衝擊。 2019年3月30日,在運行 1286天時,熊貓直播宣布徹底關閉服務器。

11月3日晚間,羅永浩在微博發佈長文《一個「老賴」CEO的自白》,寫道,創業維艱,過程難免窘迫狼狽,最後實在不行,還可以「賣藝」還債。

熊貓直播50億夢碎最慘理由: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嬰兒,卻找不到盈利模式。

什麼樣的「老賴」能橫行十余年,把各地政府玩弄于股掌之間?

2018年中旬,泡麵食堂以極低的門檻和不需要任何廚藝要求,在抖音大火,一大波跟風的泡麵館以極其兇殘的速度開店:

2019年,國內主播的身價至少翻了幾十倍,但熊貓直播卻迎來了徹底破產。

「女友逼我給她開一家泡麵小食堂,還不到一年,30多萬賠的精光。」

不過在評選這十大最慘公司時,刀哥似乎找到了相同的共性,牛皮吹的太大,卻不敬畏市場規律和商業本質,丟了對產品的敬畏心,這個死亡魔咒,誰都逃不掉!

2最「該死」的網紅公司:泡麵食堂欺騙用戶最慘理由:去年開店500家,今年關店500家。

成立於2015年7月的途歌,僅僅2個月就拿到數百萬天使基金,次年11月A輪融資3000萬人民幣,6輪融資共拿到了5個億。

今日关键词:哈里放弃王室头衔